<strike id="prnnf"></strike>
<strike id="prnnf"><video id="prnnf"></video></strike>
<th id="prnnf"></th>
<th id="prnnf"></th>
<progress id="prnnf"></progress>
<th id="prnnf"></th><th id="prnnf"><noframes id="prnnf"><span id="prnnf"></span><th id="prnnf"></th>
<span id="prnnf"><video id="prnnf"><span id="prnnf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
礦山工作過幾十年的父親

來源: 四川會理鉛鋅股份有限公司 發布日期: 2020-01-02 16:58:13

1956年,我父親在老家四川簡陽農村“大煉鋼”,結果鋼沒有煉出來,鍋碗瓢盆倒是全交給了大集體,日子過得缺米少鹽。當時大西南的工業建設項目進行得熱火朝天,父親和三百多個家鄉青壯年放下手中的農具,一根扁擔挑了破爛的被子、幾件換洗的單薄衣服、二十來斤路上吃的口糧,一行人從簡陽步行了三十一天、一千五百多里路,歷經了不少艱險,終于到了現在的會理礦山。

礦山里一年到頭吃的是煮黑豆、玉米蒸饃,住的是低矮潮濕,用稀泥和石頭壘的——本地居民稱之為“干打壘”的土房子。從井下歸來,一身灰,沒有澡堂,只好用臉盆洗澡,一盆、兩盆、三盆……洗出來的水跟泥水一般,身上自然也是洗不干凈的。

小時候我最愛去井口旁的“烤火棚”。等送饅頭的人挑著兩大框“班中餐”來,省吃儉用的父親憑票給我們姐弟四人一人買一個大饅頭吃。這在我們眼里和心里,可是世界上最美味可口的食物。懂事的姐姐、哥哥,總會在我們的饅頭上掰下一塊,用紙包好,拿回家給媽媽吃。

小學三年級時,有次我邀請最要好的同桌一起去那個烤火棚玩,烤火棚里正燒著從井下拉回來的爛木頭,濃煙熏人。父親和他的工友推著沉重的礦車,氣喘如牛地出了井口,看著一絲不掛的父親和工人叔叔,我頓時羞得無地自容。

父親閑時會去河里釣魚,還背上火藥槍上山打野兔、野雞,為的是能改善一下生活。父親唯一的愛好,就是每天能喝上一二杯沒有下酒菜的“寡酒”。后來日子好一些了,有了炒花生、米花糖、麻花這些下酒菜,但這些都被眼饞的孩子們分享了,父親也只能笑瞇瞇地看著我們吃,像老貓愛護小貓仔一般,高興地喝著小碗里的“寡酒”。

1976年,唐山大地震后,許多地方都在“躲地震”。父親從山上砍了竹子,找來一塊空地,搭建起“地震棚”,下班后,他就在“地震棚”旁的荒地上開荒種菜。父親種的南瓜特別好吃,嫩南瓜我們一家人吃不完的,就拿到菜市場去賣,老南瓜到了秋天,一個有二三十斤重,蒸熟吃特別香甜可口。在那個年代,我們一家有吃有穿,全靠父親像牛一樣,上班在井下勞動,下班回家喂豬雞鴨鵝。

父親還給我買了三只小鵝,他說等鵝養大了,賣的錢我可以拿去書店買書。每天放學后,我就趕著鵝去吃草,鵝不停地找青草吃,吃飽了就安靜地聽我給它講故事、朗讀課文。我們家在“地震棚”一住就是七年,后來才搬到礦山單身宿舍,擠在一間三十多平米的房子里,住到姐和哥結婚安家另外找新房。

1980年,我父親退休了。由于在井下工作了幾十年,他患了風濕,現在一到春季和冬季,關節就痛,步履艱難。很多時候,去礦區逛逛散心,都是我最小的兄弟老七背著他去。父親在我心里就像會理老家山頂上的一株老松樹,經歷滄桑,但仍能傲霜矗立。

我在礦山工作過幾十年的老父親!兒想您……

一夜强开两女花苞,火车上乱婬伦小说全集,麻豆国产在线观看一区二区
<strike id="prnnf"></strike>
<strike id="prnnf"><video id="prnnf"></video></strike>
<th id="prnnf"></th>
<th id="prnnf"></th>
<progress id="prnnf"></progress>
<th id="prnnf"></th><th id="prnnf"><noframes id="prnnf"><span id="prnnf"></span><th id="prnnf"></th>
<span id="prnnf"><video id="prnnf"><span id="prnnf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